今年最有可能出现“吃饭行情”的时候来了 CBA

/ / 2019-08-25
股市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昨晚突闻金庸先生逝世消息,为表悼念,夜报仅做追忆,股票只字未提。 于我,少年时代有两个世界。一为现实世界,另即先生织写的武侠江湖,书中人物,眉目清晰,已宛如生活中人物。 彼时玩伴传阅先生小说,不少被窝里打手电筒看的,我家不禁“杂书”,可坐煤油灯前或于田间地里静静翻阅,手不释卷......

股市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
昨晚突闻金庸先生逝世消息,为表悼念,夜报仅做追忆,股票只字未提。

 

于我,少年时代有两个世界。一为现实世界,另即先生织写的武侠江湖,书中人物,眉目清晰,已宛如生活中人物。

 

彼时玩伴传阅先生小说,不少被窝里打手电筒看的,我家不禁“杂书”,可坐煤油灯前或于田间地里静静翻阅,手不释卷又生怕看完。毕竟只有15部,看一部少一部,看完就没了。

 

很多为人处世道理,甚至人生观形成,皆源于先生小说。

 

从小到大,翻阅七八遍以上的书,除“金庸全集”外,只有两本“大作手”(股票作手回忆录、股票大作手操盘术)。每次重读,都有新悟。

 

初读射雕、倚天,钟情的细节是黄蓉在郭靖背上唱《山坡羊》,“活,你背着我;死,你背着我”,是赵敏与张无忌在小酒馆寒夜对饮轻诉衷肠。

 

再读,会为渔樵耕读接唱的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”,以及明教群豪蝴蝶谷所唱的“怜我世人,忧患实多”动容。

 

次日清晨,诸路人众向张无忌告别。众人虽均是意气慷慨的豪杰,但想到此后血战四野,不知谁存谁亡,大事纵成,今日蝴蝶谷大会中的群豪只怕活不到一半,不免俱有惜别之意。是时蝴蝶谷前圣火高烧,也不知是谁忽然朗声唱了起来:“焚我残躯,熊熊圣火。生亦何欢,死亦何苦?”


众人齐声相和:“焚我残躯,熊熊圣火,生亦何欢?死亦何苦?为善除恶,唯光明故。喜乐悲愁,皆归尘土。怜我世人,忧患实多!怜我世人,忧患实多!”


那“怜我世人,忧患实多!怜我世人,忧患实多!”的歌声,飘扬在蝴蝶谷中。群豪白衣如雪,一个个走到张无忌面前,躬身行礼,昂首而出,再不回顾。张无忌想起如许大好男儿,此后一二十年之中,行将鲜血洒遍中原大地,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
 

初读笑傲,暗怨林平之夺走令狐冲的小师妹;再读,也为其殷实之家惨遭变故、因怀秘笈屡遭讹诈、最后自残躯体复仇而同情唏嘘。小师妹临终前轻哼福建山歌,读及也随着学会放下与和解。

 

两本“大作手”也类似。有时记住要休息观望,有时记住关键点来临时要敢于雷霆一击;有时记住要及时认错,有时记住大行情来临时要无视波动敢于牢牢抱住筹码;有时记住要忽视消息,有时面对与消息方向完全相异的走势要保持高度警觉……常有共鸣,捶胸不已。

 

学武功和学交易差不多,都要循序渐进,多年积累。鹿鼎里,澄观教韦小宝习武一段:

 

韦小宝道:“你开始学武,到练成一指禅,花了多少时候?”


澄观微笑道:“师侄从十一岁上起始上少林长拳,总算运气极好,拜晦智禅师座下,学得比同门师兄弟们快得多,到五十三岁,于这指法已略窥门径。”


韦小宝道:“你从十一岁练起,到了五十三岁时略跪什么门闩,那么总共练了四十二年才练成?”澄观甚是得意,道:“以四十二年而练成一指禅,本派千余年来,老衲名列第三。”

 

所以很多朋友,入市才三四年,无需纠结是否盈利,待八年十年历经一两轮牛熊后,回头再看市场,可能完全不一样的见解。

 

武功学到最后,融会贯通,无招胜有招。正如独孤求败在石片上的刻文:


四十岁之后不滞于物,草木竹石均可为剑。自此精进,渐入无剑胜有剑之境。

 

交易亦如是。炒股到得后来,放眼数年为一操作周期,要么门庭冷落时布局人声鼎沸时收割,要么熊市隆冬独自榻上酣睡牛市春暖追随众人围猎,均能有好收成,又何须计较招式技巧?

 

至于小说主人公的诸般奇遇,也不用艳羡。你我若他日从市场实现财富积累,同样是时代赐予了风口。由古到今,能恰逢数十年太平盛世,本身已是最大奇遇。

 

先生多有冷幽默。“昆仑三圣”不是三人而是一人,“胖头陀”瘦高“瘦头陀”却矮胖。不过,纵然笔下再多嗔痴,反正不及真实世事荒唐,但“皮”又何妨。

 

昨晚一悼先生,纪念曾经的时代曾经的梦。

 

今晚再悼,挥别故人重返江湖路,白衣如雪,再不回顾。

 

PS:关于股票,近期连续政策护盘,今年如还有吃饭行情,当前为最可能产生中级反弹的时点;关于商品期货,仍是震荡混沌继续休息。